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
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

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萌漢子

標籤: 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 粟寶 蘇一塵 都市
都市小說《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是由作者「萌漢子」創作編寫,書中主人公是粟寶蘇一塵,其中內容簡介:【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老夫人圍着圍裙,在餐廳里出來,皺眉問道「什麼總裁嬌妻帶球跑?」
老太太瞪着蘇一塵「又給粟寶看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蘇一塵「……」
他瞥了蘇何問一眼「不是我說的。」
蘇何問愣住。
好傢夥,他老爹竟給他背鍋?
雖然的確是他說的,但是但是,他沒有給粟寶說這些狗血故事哇!
他就是解釋了一下,完全沒有帶壞妹妹哇!
看奶奶眼神危險的看過來,蘇何問立刻舉手「奶奶,我什麼都沒說!是……是聶叔在車上放聽書,我們就聽了個書名!」
聶叔「……?」
蘇何問一臉求救的看着他。
沒辦法,他要說是他老爸放聽書聽小說,他奶奶不信啊!
只好委屈聶叔了。
聶叔嘴角一抽,默然說道「老夫人,是我聽的,我下次注意。」
蘇老夫人嘮嘮叨叨「你都快四五十歲了,一個大男人,居然看女頻的小說?」
這些言情小說,蘇老夫人也很熟悉。
玉兒生病住院時看的所有小說,每一本她都悄悄看過……
聶叔憨厚的笑了笑,說道「以前聽習慣了,一下子覺得也挺好聽的。」
蘇老夫人眼神微暗,是啊,以前玉兒生病得最嚴重的時候都沒辦法拿起手機看她最喜歡看的小說。
但她會放着聽。
大家多多少少都聽習慣了。
蘇老夫人沒再說什麼,只是叫大家吃飯。
粟寶跟屁蟲一樣跟在蘇老夫人身後,小大人一般嘮嘮叨叨
「外婆,哥哥沒有教壞我,聶伯伯也沒有教壞我!」
「我們今天在醫院看到一個醫生阿姨啦!她手上戴着一個手錶,是大舅舅以前丟了的手錶!」
「她給梓晰哥哥檢查的時候,還故意晃來晃去的呢!我們都覺得她肯定不是大舅媽……」
蘇老夫人一愣「什麼?……大舅媽……?」
她看了蘇一塵一眼,蘇一塵微微搖頭。
蘇老夫人頓時明白了「哦!替身文學啊,女配冒名頂替女主,五年後,女主帶着一胎二寶回來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粟寶點頭如小雞啄米「嗯呢!一胎二寶!對了外婆,什麼叫一夜感情?」
外婆「……」
「小乖寶啊,快去洗手吃飯吧,今天天氣轉冷了,咱們吃火鍋。」外婆轉移視線。
「蘇梓晰在醫院待了那麼久,嘴巴應該也淡了……我給做了幾個醬豬蹄。」外婆又轉頭假裝嘮叨。
蘇梓晰嗯了一聲,乖乖去洗手。
從沒想過,回家的感覺原來這麼好。
蘇梓晰一邊吃飯,一邊琢磨自己去過閻王殿的事。
這段時間住院,他也沒閑着。
他查了很多資料,還給妹妹定製了升級地圖。
作為一個鬼王……他一定要名至實歸,從小就開始抓起!
蘇梓晰想得太入迷,沒聽到蘇老夫人跟他說話。
蘇老夫人看着蘇梓晰一臉擔憂。
她跟他說了那麼久的話,他依舊跟以前一樣,面無表情,自顧吃飯。
這孩子,都做了手術了。
不管是公立醫院還是私人醫院,都說他恢復得很好,腦子裡沒有血腫壓迫了。
但怎麼還是這麼遲鈍呢?
這時候蘇梓晰抬頭「豬蹄燉得爛啊!」
這是蘇老夫人五分鐘前問他的話。
蘇老夫人「……」
完了完了,真的沒恢復!
反射弧還是這麼長!
蘇何問驚嘆「二哥你這反射弧,還在外太空沒回來啊!」
大概就好像是……他的反射弧之前在火星,現在終於到了大氣層外?
要是以前反射弧反射一圈需要半個小時,現在需要五分鐘……
蘇何問搖頭「沒救了,天生的。」
蘇梓晰還在想粟寶身份的事,他不確定,他的妹妹到底是不是閻王呢?
傳統神話故事裏,閻王都是男的。
倒也不是說沒有女的,他特地查了一下,在以前封建社會看不起女的,所以在編纂故事的時候,發現有個女閻王,女人怎能做王呢?於是就硬生生把女閻王改成了男閻王。
如果真是這樣……那妹妹就真是閻王……?
吃下半碗飯後,蘇梓晰思索不出個結果,只好回應了剛剛蘇何問說的話「沒有的事。」
眾人「……」
還說沒有?
半碗飯都吃完了才接上話。
小五嘴裏的黃小米都掉了下來「沒救啦,沒救啦!」
**
沐歸凡今天又出『特殊任務』了。
他從廢棄的化工工廠里出來,再度見到外面的陽光。
「差點以為這次過不去了……」他嗓音低沉,帶着一絲難言的疲憊。
他的越野車停在路邊,上了車後沐歸凡才感覺身體回暖了一些。
天氣已經開始轉冷,他身上又披上了早已過時的薄款黑色皮椅,節骨分明的修長手指壓在方向盤上,只見手指關節處都是血。
他熟門熟路的咬着白色繃帶,把自己手纏了起來。
做完這些他才靠在車座椅上,看着眼前的廢棄化工工廠沉默。
上次蘇梓晰手術,昏迷醒來後說自己去了閻王殿,閻王殿都是雕像,死氣沉沉……唯獨閻王的座椅上面,出現了粟寶。
沐歸凡不傻,季常本就不是尋常鬼,守了粟寶那麼長時間,根據諸多細節推測,粟寶的師父季常,應該就是地府的判官。
而他的小乖崽……極有可能是閻羅殿的閻王。
沐歸凡苦笑一聲,他是凡人,他終將會死去,會去投胎。
但他捨不得他的小乖崽,如果他努力一點……
那,再度輪迴的時候他是不是可以有那個能力,選擇不走?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