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齊等閑玉小龍

標籤: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都市 齊等閑 龍亞男
主角是齊等閑龍亞男的精選都市小說《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小說作者是「齊等閑玉小龍」,書中精彩內容是: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7 21: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對於齊等閑的回應,九哼屬於一種懵懵懂懂的狀態,但也沒有多問。
一旁的賀朵蓮卻是瞬間秒懂了,甚至不由在心裏暗想「難怪雷小姐會稱呼他為渣男,原來如此噢!」
齊等閑看着九哼,道「咦,你好像受傷了?!」
「是的,昨天睡得不太好,半夜聽到動靜就跑了出來,撞上了賊人。追了一路,結果被一個高手偷襲,用亂箭打把我給打得遍體鱗傷,也還好都是外傷,休息個三五天就好。」九哼臉色難看地說道。
「這下就消停了嘛!」齊等閑臉上卻是浮現出滿意的笑容來。
賀朵蓮問道「你這裡遭賊了,要不要先報官啊?」
齊等閑說道「哦……九哼師傅,你先帶我徒弟練下五行拳,我先回去看看丟了些什麼東西。」
賀朵蓮自然無可不可,畢竟,九哼也是天下有數的大高手了,教她練點形意拳基礎,簡簡單單,手到擒來一樣。
九哼今天練不成功夫,也只能教賀朵蓮過過乾癮了。
齊等閑回到屋裡,頓時發出鬼哭狼嚎之聲,這把院落里的兩人給嚇了一跳,甚至還把李雲婉和楊關關驚動了出來。
「怎麼回事?」九哼忍不住問道。
「我的大主教權杖呢?!」齊等閑痛苦哀嚎着。
楊關關和李雲婉不由無語地對視一眼,然後攤手,這傢伙,還真他娘的是個戲精啊!
賀朵蓮聽到這話,也是不由吃了一驚,大主教權杖,那可是貴重物品,居然就這麼丟了?
昨天闖入別墅里的賊人,是奔着這玩意來的?
「快快快,給我報官,把監控給調出來查看,我這就聯繫天主國那邊……」齊等閑迫不及待地摸出手機來,說道。
九哼皺了皺眉,怎麼覺得他說這話的時候,神態有些興奮呢?渾然不似剛剛那樣的痛苦。
沒過多久,齊等閑就撥通了教皇的電話,開口就沉聲道「陛下,出大事了!」
教皇冷冷道「沒有聖水,一滴也沒有!」
齊等閑聽後不由愕然,老……老陛下這是多稀罕自家的聖水啊?哥們這次不是來要聖水的好不好!
「不是聖水的事情,甚至比聖水的事情還要大!」齊等閑焦慮道。
「什麼事?!」教皇也是不由精神一振,沉聲道。
「我的大主教權杖於昨夜被盜,現在不知道落到哪兒去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啊!」齊等閑焦躁不安地道着。
教皇聽到這話,頓時一怔,然後勃然大怒,震驚道「什麼?大主教權杖被盜?那可是傳承了數百年的聖物,你居然讓人盜走了它?!」
齊等閑尷尬道「昨天不是安息日么,我就邀朋友到家裡來喝酒,一時不察,喝得太多,睡死了過去。半夜,有賊人潛入我的宅子,趁着我沒有防備,把大主教權杖給盜走了。」
教皇大怒道「安息日也不能喝這麼多的酒!」
「我說錯了,是我最近操勞於教務,太過疲倦,只喝了兩杯就沉沉睡去了。」齊等閑把手機拿遠一些,狡辯道。
教皇怒氣沖沖地道「你立刻想辦法給我找回來,報官也好,動用自己的私人手段也好,必須找回來!」
齊等閑不由連連咳嗽兩聲,說道「是,尊敬的陛下。那啥,九哼師傅,你昨天追擊盜賊,可有什麼發現?」
九哼面無表情地掏出十字架來交給齊等閑。
齊等閑說道「陛下,賊人留下了一點線索,是一個十字架,很斑駁很陳舊,上面還有一隻奇怪的蝙蝠。」
教皇一聽,頓時冷笑了起來,道「德古拉教的蠢貨還真是賊心不死,居然來偷你的大主教權杖?這個十字架,是德古拉教的東西。」
齊等閑道「我明白了,我這就讓人在京島大肆搜捕德古拉教的異端!一定要在最早的時間內把大主教權杖給找回來。」
教皇說道「我即刻派遣羅本團長帶領神聖騎士團的人馬過來,大主教權杖事關我聖教尊嚴,絕對不能落入異端的手中,聽明白沒有?」
「是,明白,我的陛下!」齊等閑不由大聲答應道。
教皇啪的一聲把電話給掛了,然後讓助手聯繫羅本,並且直接讓羅本立刻趕到華國京島市去,不得有誤。
羅本接到教皇的命令之後,二話不說,領了拉德岡、葉列娜等等幾個手下,便直接乘坐專機飛往京島。
羅本這位團長一出動,消息自然也就立刻散布開去。
天主國教廷當中一時間不由轟動,大主教權杖被異端竊取,這可是古往今來頭一遭啊!
「陛下,我請陛下免除齊等閑南方區大主教職務,他身為堂堂大主教,卻無法看管住自己的權杖,讓我聖教蒙受如此奇恥大辱,必須要嚴厲懲治!」克里斯蒂安紅衣主教第一時間找上教皇,並且請教皇懲治齊等閑。
教皇卻是臉色一黑,道「這些事情,容後再說,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從異端的手中,奪回大主教權杖!我聖教威嚴,絕對不容褻瀆!」
教皇心裏也是有桿秤的,齊等閑這位南方區大主教,可是能夠給聖教帶來非常可觀的進項。而且,那南洋大教堂的鳥瞰圖他也看了,這麼大規模的教堂,教廷連一分錢都沒有花,全靠齊等閑一人建設起來。
就憑這些,只要齊等閑不作死開飛機去撞大樓,或者是干出什麼太過喪心病狂的事情,教皇都不會管的。
教皇黑着臉讓自己的助理整理一下異端的動向,然後看到了前幾天京島的新聞,京島大教堂發生了小規模火災,暫時沒有調查到起火的原因,並且軍方介入調查……
「看來,多半還真是異端乾的!德古拉教這些傢伙,太猖狂了。」教皇的臉色難看,狠狠一拍桌面。
於是乎,齊等閑的大主教權杖被異端盜取一事,隨着神聖騎士團飛往京島而鬧得越來越大了……
德古拉教總部當中,一群人等都是不由一臉懵逼,這是哪位信徒干出來的事情?這麼**的嗎?!
隨着神聖騎士團落地,調查取證傳回消息之後,地獄神教也一臉懵逼……哥們這個邪教都快倒閉了,還有這麼牛逼的信徒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