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免費小說
江寶寶厲北爵免費小說

江寶寶厲北爵免費小說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免費小說 都市
《江寶寶厲北爵免費小說》中的人物江寶寶厲北爵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都市小說,「前夫又來搶萌寶」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江寶寶厲北爵免費小說》內容概括: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3:4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白羽菲的本意就是在挑撥。
偏偏她表情真摯,似乎只是隨口提了一句而已。
誰多想,那誰就心理陰暗。
反正柳心愛並沒有多想。
她也不關心白羽菲是怎麼想的。
就在柳心愛默默等待這個話題翻過去的時候——
秦亦言突然又為柳心愛倒了果汁,還不緊不慢地道「心愛的性格就是如此,接觸久了,你就會知道,她有自己的說話習慣,與敷衍無關。」
這麼明顯的維護……白羽菲會看不出?
當下心裏酸酸的,還有點吃味地道「哥你也太慣着嫂子了吧……」
「菲兒!」池容實在看不下去,提醒着白羽菲。
但白羽菲反而委屈上了。
她癟了癟紅唇,不開心地道「我也沒惡意,現場都是自家人,我才說的,相信嫂子也不想我以後總是藏着掖着,那太彆扭了。」
白羽菲自認為坦蕩。
還一副為大家好的樣子。
可池容卻開始猶豫起來。
不知道讓這丫頭搬去和秦亦言他們住,是不是對的……
眼見餐桌上的氣氛有些緊張,秦朝便打圓場。
但大家各有心思,始終都不像之前那樣和睦。
吃過飯,秦亦言便與柳心愛打道回府。
秦亦言是自己開車來的。
按道理,也應該是柳心愛坐在副駕駛。
可白羽菲先坐了上去,同時,一臉無辜地對柳心愛道「嫂子我坐後面容易暈車……」
柳心愛不介意,淺笑了下,便坐在了後排。
其實一個人坐在後面感覺非常好!
還很輕鬆。
但秦亦言看到柳心愛那輕鬆的樣子,卻擰起了眉。
白羽菲發現了他的動作,不開心地問「哥你是在嫌棄我嗎?既然這麼不想讓我坐在這兒,那我就買點暈車藥,然後坐後面去!」
說著,白羽菲就要解開安全帶。
可秦亦言卻制止道「沒讓你換位置,你坐着吧。」
「那你還黑臉?」
「我是擔心你嫂子,」說著,秦亦言又扭頭對柳心愛道「如果不舒服了,就告訴我,我停下來休息一會兒。」
面對秦亦言的關心,柳心愛只當耳邊風。
這個秦亦言,真是一刻不演戲就難受!
可謊言總有戳破的一天。
真想看看那時候的秦亦言,還要怎麼將這齣戲演下去!
秦亦言發現柳心愛不說話,輕輕眯起了眼。
見他不耐煩了,柳心愛只好應和道「知道了,你小心開車。」
一句話,讓秦亦言多雲轉晴。
之後轉過身,啟動車子。
在開車回去的路上,白羽菲一直在找話題和秦亦言聊。
一會兒回憶過去,一會兒聊上學的趣事。
反正就是不給柳心愛插嘴的機會。
白羽菲要用事實向柳心愛證明,就算結婚了又怎樣,她也融入不進他們這個家!
但事實上……
白羽菲多慮了。
車子開出去沒多久,柳心愛就開始打起了哈欠。
沒辦法,車子一顛簸,她就很容易犯困。
再加上白羽菲一直在念念叨叨……
柳心愛很快就睡著了。
白羽菲發現之後,還不忘趁機踩柳心愛一腳「看來嫂子不喜歡和我聊天呢,哥,你說嫂子會不會不歡迎我啊?」
「哪有的事,我們都很歡迎你。」
秦亦言的一句話,就將他和柳心愛劃成了同一個陣營的。
這讓白羽菲不滿。
扭頭便要抗議。
可在她開口之前,秦亦言率先道「小聲點說話,別吵到她。」
這細心呵護的模樣,都要讓白羽菲氣瘋了!
她強忍着火氣,十分不是滋味地道「你還真寵嫂子!」
「她是我妻子,我當然要寵着。」
「哎,能做你的妻子,可真是幸福呢。」
白羽菲說著,瞄向身邊的人。
心裏開始幻想,若是自己變成秦亦言的妻子,該會多麼的幸福!
因為想得太過專心,白羽菲變得安靜下來。
秦亦言此刻正需要安靜,便沒有主動找話題聊。
待車子開回家,柳心愛也醒了過來。
她伸了個懶腰,推開車門就走了下去。
秦亦言本想和柳心愛一起走進家門。
但白羽菲先一步扯住秦亦言的手臂,要他帶着自己去看房間。
白羽菲的表現很活潑,聲音清脆,就好像沒什麼心機的單純姑娘。
秦亦言無奈,只好先帶她去看房間了。
但是當白羽菲看到自己的房間後——
「哥,為什麼我的房間離你的房間那麼遠?如果我半夜做噩夢了,還要走很遠的路才能到你那兒!!!」
白羽菲好委屈。
連眼睛都紅了!
看到這一幕,秦亦言好像看到了剛來到秦家的白羽菲。
那時候,白羽菲剛換個新環境,很不適應。
再加上懷念家人,所以經常會做噩夢。
她一做噩夢就會哭,誰都哄不好。
唯有秦亦言出馬,才能讓她平靜下來……
秦亦言慢慢從回憶中回過神。
再看着面前明顯是個大姑娘的白羽菲……
他直接開口道「真做噩夢了,就打開燈,看會兒書,等困了再繼續睡。」
這樣的回答,讓白羽菲瞪圓了眼睛,立即用哭腔道「可是以前都是你安慰我的,怎麼現在有了嫂子,你就不管我了?」
秦亦言不是不管,只是……
白羽菲已經是個大姑娘了,她自己怎麼還意識不到這個問題?
秦亦言又看向身側。
想看看作為女主人的柳心愛,是個什麼反應。
但……
她根本沒有反應!
就像個看客一般,在旁邊看熱鬧!
秦亦言怎麼能讓她置身事外?
開口,便問道「心愛,你怎麼不說話?」
柳心愛一臉平靜的看了回去。
這種情況下,需要她開口嗎?
反應了下,她這才說道「你們兄妹做決定就好了,我沒意見。」
沒意見?
呵,也就是說,白羽菲當真大半夜跑過來,她也毫無反應?
好啊,既然如此,那他就……
秦亦言正要衝動。
突然想到白羽菲可是自己的妹妹。
他怎麼能用妹妹來賭氣?
秦亦言一下子就清醒了。
同時沉下面色,將所有的不滿,都推到柳心愛的身上。
白羽菲不知道秦亦言在想什麼,她只覺得柳心愛都識相的鬆口了,便道「你看嫂子都……」
沒等白羽菲說完,秦亦言就打斷了她。
「她啊,口是心非而已,其實很介意的,所以為了你哥哥和嫂子的幸福,不要做噩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