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平生不自己
平生不自己

平生不自己許禾趙平津

標籤: 平生不自己 許禾 趙平津 都市
熱門小說《平生不自己》是作者「許禾趙平津」傾心創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許禾趙平津,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趙平津蹙眉,抬起下頜指了指她的外套:「脫了。」「哦。」許禾乖巧的站起身,脫了外面的風衣。裏面『只有』一條黑色抹胸款的短裙,堪堪到大腿的長度,很緊,裹出了凹凸的曲線...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13:2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那現在,現在這又是怎麼回事?」
許禾焦灼憂心無比,趙厲崢緩緩上前一步,開了口。
「媽,其實事情很簡單,我遇到了江幽,我愛上了她,也許,是在遇到她之後,我才明白真正愛上一個人是什麼樣子……柚柚很好,很好很好,我從小到大都很喜歡她,但喜歡和喜歡也是不同的……」
「有什麼不同?」
「也許更多的,是習慣,是當妹妹一樣……」
「妹妹?誰會拉着妹妹的手,誰會避着長輩偷偷抱着當做妹妹的女孩子親?」
趙平津克制着怒氣,一字一句,卻如一聲一聲驚雷。
趙厲崢臉色慘白,許禾也驚呆了。
「平津……你說的,你說的這些……」
「是我親眼看到的,無意間看到的,怪我,當時只想着,不能讓柚柚難堪,又想着,他們早晚就要在一起,柚柚馬上要過生日了,無妨的,所以我沒有驚動他們,也沒有告訴任何人,畢竟柚柚還小,又是那樣乖巧害羞的性子。」
趙平津說到最後,怒火已然壓制不住,他伸手指着趙厲崢「你現在立刻和那個叫什麼江什麼的女孩分手,趙厲崢,你要是個男人,就別做出這種無恥至極的事!」
「感情的事沒有辦法勉強,爸爸,您當初,不也是這樣過來的嗎?」
「沒有辦法勉強?」趙平津氣的失態,「是柚柚勉強你抱她的,是柚柚勉強你親她的?是柚柚纏着你不放的?」
「那不一樣!我承認,是我的錯,我對不起柚柚,我對不起陳家,對不起陳叔叔陳阿姨,也對不起你們,但是還是那一句,感情來了,誰也無法抵擋。」
趙厲崢想到江幽,想到她這一路走來的艱辛和努力,她吃的苦。
那是柚柚這樣的姑娘連想都想不到的。
「所以,你的感情,你們的真愛,就要犧牲掉柚柚,讓她來為你們獻祭?你做這一切,你背叛她的時候,趙厲崢,你有沒有一瞬心疼過她,就算是你不愛她,但是你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你就沒有一絲絲的愧疚和憐惜?」
「我恨我自己,我恨不得一刀捅死我自己我也不想傷害她……」
「你說這種廢話有什麼用?趙厲崢,如果你還是我趙平津的兒子,你現在,立刻和那個女孩分手,你去陳家,去找柚柚,去找你陳叔叔陳阿姨,你去懺悔,去認錯,你以後加倍的疼柚柚……」
趙厲崢卻絕然的搖了頭「我和柚柚已經說清楚了,爸爸,我知道我們兩家感情好,我知道我這樣做傷了兩家的情分,我會親自和陳家長輩認錯,該我承擔的,我全都一力承擔,但這是我趙厲崢一個人的過錯,和江幽無關,請你們……不管怎樣,都不要去為難她。」
「我就不該和你廢話,我現在就把你打死,我趙平津就當沒生過你這個兒子!」
趙厲崢緩緩跪了下來,他望着沒有再說一句話,只是失望落淚的許禾「媽,江幽和您從前很像,她無父無母,自己帶着一個念初中的妹妹,我第一次見到她那天,她的妹妹正被人欺負,她不要命的衝過去護着妹妹,被人用酒瓶砸的滿頭是血,卻渾然不顧只將她妹妹護在身下……」
「您也有過這樣的經歷,您知道這樣的女孩兒,她有多堅強多讓人憐惜,我看到她,就立刻想到了當年的您……」
「你給我閉嘴!」
「趙厲崢,你怎麼能隨隨便便就用這種來歷不明的女人和你母親作比較?」
趙平津大約是實在氣的太狠了,他握住皮帶,劈頭蓋臉往趙厲崢身上抽去「你尊重你母親沒有?趙厲崢,你忝為人子!」
他跪着不動,臉上,手臂上,背上,被抽出一道一道血痕。
可趙平津這一舉動,卻像是抽出了趙厲崢身上的反骨。
「您今天,要麼就打死我,要麼,就接受她。」
趙厲崢抬手抹去面上的血痕,他眸色猩紅「我就認定她了。」
「趙厲崢,你不要後悔……」
「我不會後悔,不管將來怎樣,我趙厲崢都認了。」
趙平津望着跪在地上滿身血的兒子,那一瞬間,深重的無力感侵襲而來。
他緩緩向後退了一步,跌坐在椅子上「你滾,現在就給我滾,我權當沒你這個兒子……」
趙厲崢望着面前彷彿瞬間蒼老的父親,又望向許禾。
許禾一直都沒有說話,她只是無聲的落着淚,望着她和趙平津唯一的孩子。
怎麼就成了這樣了呢,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兩個好好兒的孩子,忽然就走到了這一步。
許禾想不明白,她腦子裡一片空白。
她望着自己疼愛到大的孩子,卻覺得他是這樣的陌生而又可怕。
哪怕是曾經的自己經歷最痛苦最傷懷的時候,她也不曾覺得趙平津是那樣的讓人齒寒心冷。
她想不明白,怎麼會有人幾天前還在和一個好姑娘親親我我恩恩愛愛,幾天後就能愛上別的女人非她不可。
她想不通啊,柚柚有什麼錯呢,陳家人又有什麼錯?
將他當兒子一樣從小疼到大的簡瞳有什麼錯?
可這一切痛苦的後果卻要這些無辜的人來承擔,他只管去追求他的真愛去風花雪月。
這些人的痛苦和死活,在他心裏又算什麼?
她怎就養出了這樣一個冷血的畜生!
許禾想要站起身,想起親手給他一巴掌,想要拎着他去陳家負荊請罪。
她和趙平津幾十年的臉面,就這樣徹底的葬送了。
如果他自始至終都對柚柚沒有男女之情,只當妹妹看,從不曾逾距一步。
那麼他們這些長輩也不是不近人情,非要拆散他和真愛。
可他招惹了柚柚,可他背叛了柚柚。
他把人家的真心踐踏的稀碎啊。
許禾撐着沙發的扶手想要起身,可她的腿綿軟的一絲力氣都沒有,她站不起來了。
「禾兒……」
趙平津慌地起身,快不走了過去,他心底又氣又怒又傷心,但卻更擔心妻子。
因此許禾整個人剛有些不對,他立時就發現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