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我有十個姨太全文閱讀
我有十個姨太全文閱讀

我有十個姨太全文閱讀沈子清沈浩

標籤: 劉璞玉 我有十個姨太全文閱讀 楊灝 都市
小說叫做《我有十個姨太全文閱讀》是「沈子清沈浩」的小說。內容精選:\" ...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8: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您的訂閱不足,
將為您奉上防盜章,一段時間後,
自動替換成正文 受這流言影響最深的,
有兩個人,
一個是江懷盛,而另一個嘛,
自是穆絮無疑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那日江懷盛追出去後,
劉璞玉早沒了蹤影,於是他閑暇時便去劉府求見,往返好幾次,即便被拒了,
他第二日還來,劉璞玉大抵是氣消了些,又見他如此真誠,便讓他進來了,
他同他解釋了許久,
並以人格擔保,
他心中只有穆絮,並無且歌。
劉璞玉便信了他這一次,可很快,擇狀元當駙馬的流言傳入了眾人耳里。
劉璞玉自知江懷盛學識過人,
考上這狀元怕是也不難,
他便找到江懷盛,
同他說,
若是想證明他心中並無且歌,那便放棄此次的科考。
江懷盛自是不答應,他寒窗苦讀十年,為的就是考取功名,好光宗耀祖、迎娶穆絮,若是他落榜,他認了,可若是想讓他半途而廢,絕無可能!
且歌那日的眼神,本身就容易讓穆絮猜想為她對江懷盛有意,再加上且歌走時,還祝江懷盛高中,他不過是眾多參加科考中其中一個,且歌是身份高貴的長公主,他憑什麼獲此殊榮?若不是因且歌對他有意,說出去誰信?
現下又是流言四起,且歌若是當真無意,又怎會縱容這流言越傳越開?
穆絮不傻,只怕這流言就是且歌派人放出的,其中的想法,不過是想讓她知難而退罷了。
同旁人相比,穆絮還是有些勝算的,可同且歌….
穆絮心知江懷盛不會放棄,可還抱着絲僥倖,好幾次探了他的口風,得到的結果都同她想的一樣,他同她說,若是他真的高中,定會拒了皇帝的賜婚,今生只娶她一人。
可皇帝賜婚,誰敢回絕?
穆絮不能也不願讓江懷盛為她棄了此次科考,更不想給他徒增煩惱耽誤溫習,她白日還同往常一樣,不露出半點哀傷,可每到夜裡,四下無人之時,都以淚洗面。
「砰——」
私塾的門突然被踹開,巡檢帶着人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這私塾里的人呢?都沒看見嗎?巡檢來了,還不快快出來!!!」一人扯着大嗓門兒道。
夫子們聽聞皆趕忙跑出來行禮,「草民(民女)不知巡檢大人駕到有失遠迎,還望大人恕罪!」
巡檢在幾人中找到了江懷盛,他邊打量邊摸着自己的鬍子,他在這位置上已五年有餘,奈何一路升遷無門,上頭也是拿了錢不辦事兒的主,正當他以為此生再無升遷可能之時,底下的一人不知是從哪兒打探到的,說是光祿寺卿劉璞玉同一私塾的夫子杠上了。
這劉璞玉的父親是從二品官員,而劉璞玉又是從三品官員,他的兄長雖已被長公主休了,可劉家尚在,尚未沒落,提拔提拔一個小小的巡檢,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嗎?
故此,他去同劉璞玉示好,准沒錯!
巡檢在幾人之中掃視了幾眼,故意問道「江懷盛是何人?」
「回大人,草民正是江懷盛。」江懷盛拱手道。
「你便是江懷盛?」
「是!」
「近日有百姓告發,說他們捐助私塾的銀兩被你私吞了,可有此事呀?」巡檢一本正經道。
江懷盛大驚,雖猜到來者不善,可也未曾想到會這般污衊他,按《滄藍律例》,但凡盜竊之人,若是證據確鑿,將有三年牢獄之災,這其中皮肉之苦必定少不了,出獄後,別說參加科考了,就連出門都會遭人唾棄。
究竟是何人這般害他?
「大人,草民是冤枉的,定是有人污衊草民,草民從未做過這等事,求大人明察!」
「這冤不冤枉還得查呀,來人,搜!」巡檢道。
「是!」
穆絮顧不得其他,她上前解釋道「大人,民女可作證,江懷盛並未私吞銀兩,前幾日去集市置辦墨寶,還有去白馬寺為好心人祈福,皆是民女同他一道去的,還望大人莫被奸人所蒙蔽!」
「你同他有何關係?為何替他說話?」
穆絮面露難色,若是她道出實話,豈不是會說她徇私包庇?
「回本官話!」
「回大人,民女…民女是江懷盛未過門的妻子。」
巡檢瞭然,「既是江懷盛未過門的妻子,你二人可一同犯罪,來人,一道帶走!」
見他們要將穆絮捆綁,江懷盛連忙道「大人,大人冤枉啊,此事與她無關,大人…大人….」
劉璞玉站在私塾外,裏面的對話一字不漏地傳入他的耳里,這個巡檢,簡直就是個蠢貨,他走了進來,呵止道「慢着!」
巡檢小跑迎了過去,點頭哈腰道「劉大人怎麼進來了?不是在外頭等着嗎?一切交由下官處置,大人可放心!」
放心?任他這麼處置,他放心個屁!
劉璞玉冷着臉,用手中的紙扇指了指已經被押住的穆絮道「本官看這事同穆姑娘並無干係,將她放了吧。」
他一個大男人,怎麼會欺負一個弱女子?
即便穆絮是江懷盛未過門的妻子,那也同此事無關。
「是,大人!」巡檢道,轉身又對手下道「還愣着幹什麼,沒聽到劉大人的話嗎?趕緊把穆姑娘給放了!」
江懷盛這下全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劉璞玉搞的鬼,只怕為的就是讓他參加不了此次科考,沒想到呀沒想到,他一直將劉璞玉視為好官,認定其不會做出欺壓百姓之事,可現如今竟對他用這毒計!
劉璞玉為人清高,對這種陷害人的事最是不恥,偏生江懷盛是塊硬骨頭,他找不出旁的辦法,正好此時巡檢派人來獻計,故此,他便答應試一試,左右都不是他親自動手,自是不會感到有絲毫愧疚。
乾清宮。
「皇姐,這幾日城中的流言你可有聽說?」
且歌放下手中的茶,「想問什麼就問吧。」
楊灝摸了摸鼻子,嘿嘿笑道「還是皇姐厲害!」
「皇姐是否有了心儀之人?」
且歌對上楊灝的眼睛,這流言同她是否有心儀之人有何干係,「恩?」
「這劉璞玉近來常找一夫子的麻煩,劉璞玉對皇姐有意,那….」後面的楊灝沒有說完,他相信且歌都懂了。
且歌瞭然,想來楊灝已將江懷盛等人的底細都查了個底朝天,「江懷盛才識過人,乃狀元之才,若是為我們所用,自是再好不過了。」
楊灝很是擔憂,若是皇姐因他的才識看上了他,那他的計劃該怎麼辦?
「那皇姐對他….」
「對他什麼?」且歌又想起楊灝方才的詢問,心下無奈,「對他無意。」
楊灝鬆了口氣,嘀咕道「無意就好,無意就好。」
「此次左丞相命人傳的流言可謂是人盡皆知,皇姐想如何處置?」
楊灝剛問完,不等且歌回答,又道「不若皇姐便趁尚未科考,招個駙馬吧。」
這流言傳着傳着就成真的道理,且歌懂,她亦知屆時考上那新科狀元的,只怕會是左丞相那一派的人,左丞相在給她下套,可現如今,她到哪兒找既好拿捏,又不讓她憂心的駙馬?
且歌的目光逐漸變得深邃,語氣平靜,「那灝兒以為我應擇誰為駙馬?」
楊灝眼裡略帶詫異,似是沒想到且歌會問他,回過神後,他趕忙叫了小樂子,將世家子弟里好拿捏的都選了出來,翻來翻去都沒一個滿意的。
楊灝仰天長嘆,不過是選個駙馬,怎會那麼難。
且歌眼中波光微閃,她只看了楊灝一眼,並未說話。
半響,楊灝問道「皇姐,你可有欣賞之人?」
「蔡祈峰乃世間奇才。」
「……除老師外。」
「南宮淳武藝、醫術皆是天下第一。」
「…..除舅舅外。」
且歌不再說話了。
「這劉璞玉必定不是駙馬人選,皇姐雖對江懷盛無意,可若是尚他做駙馬,同樣能為我們所用。」楊灝再次試探道。
且歌輕啜一口茶,這說起江懷盛,倒讓她不禁想起了穆絮那日的舉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這女子倒也有趣的緊。
「不行,江懷盛已有婚約。」楊灝自言自語道,他偷偷瞟了且歌一眼,好機會,又繼續道「但這穆絮尚未過門,打發了便是,若是難纏,那便替她尋得一戶好人家。」
「可這麼做有些不厚道,江懷盛肯定不行了。」楊灝話鋒一轉,「不若就穆絮吧?」
見且歌還未回過神,楊灝趁機將聲音提高了些,他驚訝道「皇姐,你當真要招她為駙馬?」
且歌抬眼看着楊灝,他方才說了什麼?
「恩?」
「皇姐,你真的不再想想?這穆絮可是女子,當真要招她為駙馬?」
她何時說過要招穆絮為駙馬?楊灝眼裡那份隱隱的期待又是怎麼回事?
似是怕且歌接話,楊灝立馬開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不過,皇姐若是真想招她為駙馬,我絕不阻攔。」
且歌方才雖走神了,可她並不糊塗,知道自己說沒說,這般拙劣的計謀也就只有楊灝想得出來,還玩得這般開心。
「皇姐?」楊灝心裏那個急呀,就差衝過來抱着她的腿求她答應了。
且歌抿了抿唇角,這楊灝心裏怕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可看他這模樣,她又不忍拒了他,想了想後,罷了,如他所願,誰讓他是她的親弟弟呢?
「金口玉言。」
目的終於達到了,楊灝輕咳了幾聲,只覺得渾身都變得輕盈起來,他強忍住想要跳起來的衝動,「咳,那我去親自擬聖旨了。」
離開了且歌的視線,楊灝再也忍不住了,他跳了起來,心裏別提多開心了,若不是且歌還在外面等着,他指不定得嗷兩嗓子。
成了成了,竟真的成了!!!
以至於第二日起來後,穆絮頂着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驚得桃花連忙給她塗了些脂粉,這才將黑眼圈掩下了些。
巳時一到,長公主府的馬車便停在了院子外。
穆絮出了院子,清淺上前道「穆姑娘請上馬車!」
聲音雖同以往一樣,但穆絮隱約覺得今日的清淺有些不同,似是語氣里多了絲恭敬?
穆絮無暇多想,向且歌行了個禮,這剛準備上馬車,紗簾里竟伸出一隻白皙的手來,毫無疑問,這必定是且歌的手。
且歌是想拉她上去?
可很快,這念頭便被穆絮否決了,只怕且歌想拉她是真,這想捉弄她也是真,誰知且歌中途會不會突然使壞放手,讓她摔個人仰馬翻。
穆絮遲遲不將手伸過來,且歌道「怎的?怕本宮害了你不成?」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